檒嵐

水陽居。

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

© 檒嵐 | Powered by LOFTER

Day 1


這不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但是我也是第一次做餐廳這工作(之前的是在加工區打工當作業員)

很多東西要學......

最剛開始要學會的 不外乎就是記住菜單、怎麼送餐、餐點上要加些什麼東西......


這對我而言其實有些困難......

但是 這是換工作必須的

只能說 盡全力吧!!! fighting!!!!!


((Ps: 雖然這難起來有點像日記 但是相信我 我應該會忘了更新XDD

折價優惠的最好喝XDDD

Chapter 5

靜謐的夜,一道道悽慘的哀號聲伴隨著人體撞擊地面的悶聲打破沉寂。


耳力非人的六骸晴“也”因為這巨大的聲響而驚醒了˙˙˙


「‧‧‧這種出場方式還挺特別的嘛。」


六骸晴暗暗詫異,但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的看著魄風影。這傢伙還真有兩下子˙˙˙連動手都不用就能令敵人受到如此的痛苦,看他們各個不是抱頭就是捂手痛叫的想必都被扭斷了吧?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不用急著誇獎,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妳可要好好欣賞啊。」魄風影的嘴角揚起似笑非笑的邪魅弧度以惑人神智的低柔嗓音位即將上演的戲碼拉開序幕。


『啪啪啪˙˙˙』「真不愧...

Chapater 4

「果真不能小看妳,妳的智商似乎是妳身體的成反比呢。」


魄風影似笑非笑的抱著六骸晴起身返屋,話中卻肯定了她的猜測...


不會吧...她剛剛應該沒聽錯吧...那兩個傢伙似乎是叫他...老.大!!這也就是說,他不只是殺手,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殺手!?


「然後呢?你們是殺手的身分和我的身分有何衝突?」她可不認為這傢伙有那個“雅興”和她探討他的職業性質。


一雙嬰兒特有的柔嫩小手緊抓著魄風影的黑色純羊毛衣,六骸晴一雙秀眉緊皺著。


「欸...你能不能抱緊點阿?!」她總有一種隨時會與大地來個“親密接觸”的不踏實感。...


Chapater 3

「這樣好嗎?」六骸晴還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形式上她還是問了一句,畢竟麻煩事是自己惹來的,不意思意思的問一下,會顯得自己很不上道。


不過依那兩個傢伙剛才還有心情調侃的模樣還有眼前這傢伙一臉不痛不癢的態度,殺手對他們來說應該是綽綽有餘了。


「哼,如果妳覺得不妥,我不介意把妳送給他們。」魄風影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冷笑,冰冷的表情則說明著他並不在乎。


「欸欸...話不能這麼說,我可還只是個孩子,你再怎麼泯滅人性...噢不,是冷情寡欲,你也不用這樣對待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嬰兒吧?」


「真不巧,我就是這樣的人。」


聞言...

Chapater 2

平靜的湖面,不遠處的亭子裡坐著一個俊美的少年。少年的面容沒有一絲表情,平靜無波,如同那清澈的湖面一般。不同的是,他的眼裡...含有那可怕的嗜血光芒...


「芯、尹,好好的招待招待他們...」魄風影嘲弄的微揚嘴角。不自量力的傢伙...把我們當做普通的小孩...那你就該要有死亡的覺悟了。


「是。」


十幾個高大的男人對兩個看來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情勢看起來好像是一面倒,不過呢...


「呃啊!!」這兩個人輕輕鬆鬆就讓三五個男人倒下了,速度甚至快的讓人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真無聊...』魄風影打了個哈欠,起身準...

Chapater 1

「六骸晴,女,身分不明,年齡不詳,家庭背景成謎,現在...下落也成謎。」龍天尹苦惱的拿著手中少的可憐的資料向自家老大報告。「最最令人鬱悶的是我竟然連目標長得是圓是扁都查不到!?而且最“幸運”的是...那雇主連一小張照片都沒有提供!!」


「嗯嗯...綜合以上所述,也就是說,你花了整整一天零三個小時又五十秒,只找到了你剛才說的這根本不足以構成資料的資料?」惟槐芯一派悠閒的窩在沙發上,一手捧著整盤的櫻桃,一手忙著把櫻桃往嘴裡送,還不忘幸災樂禍的譏諷那難得吃癟的男孩~「身為老大的左右手之一,你卻只有這點能耐,要讓外人知道了,咱們“碧魄”的面子要往那兒擱啊?誒~~~真是家門不幸啊~...

楔子

聽說她曾是他受雇殺掉的對象。


聽說他曾為了她不惜犧牲生命,只為了保她一命。


聽說他曾是她無良的親戚找來殺她的殺手。


聽說她愛他愛得不顧一切,只為和他走完這一生。


聽說...聽說...


一切都只是聽說......


幾乎沒有人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一切的一切,都只有,


身為當事人的他和...她知道......


“恐懼墜落的我們只能被迫向前奔逃”...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