檒嵐

水陽居。

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

© 檒嵐 | Powered by LOFTER

Chapater 1


「六骸晴,女,身分不明,年齡不詳,家庭背景成謎,現在...下落也成謎。」龍天尹苦惱的拿著手中少的可憐的資料向自家老大報告。「最最令人鬱悶的是我竟然連目標長得是圓是扁都查不到!?而且最“幸運”的是...那雇主連一小張照片都沒有提供!!」

 

「嗯嗯...綜合以上所述,也就是說,你花了整整一天零三個小時又五十秒,只找到了你剛才說的這根本不足以構成資料的資料?」惟槐芯一派悠閒的窩在沙發上,一手捧著整盤的櫻桃,一手忙著把櫻桃往嘴裡送,還不忘幸災樂禍的譏諷那難得吃癟的男孩~「身為老大的左右手之一,你卻只有這點能耐,要讓外人知道了,咱們“碧魄”的面子要往那兒擱啊?誒~~~真是家門不幸啊~~~」

 

嘿嘿,所以說“夜路走多了也是會撞鬼的”這傢伙平時最引以為傲的情報網也有失靈的時候啊~!哈哈,想想還真讓人覺得痛快啊!

 

龍天尹翻了翻白眼,自動略過那無用的發言,拒絕它造訪耳根子。雖然他還是覺得那笑臉有些礙眼,不過此刻最重要的還是老大的回答。

 

「老大,這case你要接嗎?」

 

隨著辦公椅轉動而現身的是另一名與龍天尹、惟槐芯年齡相仿的十一、二歲俊美少年。

 

有誰想的到,這令黑白兩道聞之喪膽的“碧魄”家主竟會是一個如此美麗的孩子,而且傳聞這少年的暗殺手段更勝歷代“碧魄”家主。

 

「人家白紙黑字都寫的這麼清楚了,非“雙面狐”不受。更何況,連你都查不出底細的人...你不覺得這很有挑戰性?」再說這兩年我也很久沒運動了,順便鬆鬆筋骨,就當消遣玩玩也行~

魄風影似笑非笑的單手支著下顎,溫柔的眼眸閃過狩獵的玩味。

 

「尹,你確定這case份量夠大?要是讓老大失望,那可就是你的罪過了啊!」惟槐芯不知何時湊到龍天尹身後,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但語氣透露著的卻是異常的認真。

 

「大概吧。那雇主既然能找上老大,那他就算沒那個本事也得硬著頭皮去想辦法找樂子來給老大了。」

 

惟槐芯和龍天尹都知道,每當魄風影露出這樣的表情,就證明有人得遭殃了。

 

「六骸...是嗎...」

 

是個很特別的姓氏呢,但願這次不會太無趣。

 

‘他’現在應該也很無聊了,呵呵...算算日子,也是‘他’出來的時候了,是時候讓他解解悶了。

 

「尹、芯,準備一下,我們去個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