檒嵐

水陽居。

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

© 檒嵐 | Powered by LOFTER

Chapater 2


平靜的湖面,不遠處的亭子裡坐著一個俊美的少年。少年的面容沒有一絲表情,平靜無波,如同那清澈的湖面一般。不同的是,他的眼裡...含有那可怕的嗜血光芒...

 

「芯、尹,好好的招待招待他們...」魄風影嘲弄的微揚嘴角。不自量力的傢伙...把我們當做普通的小孩...那你就該要有死亡的覺悟了。

 

「是。」

 

十幾個高大的男人對兩個看來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情勢看起來好像是一面倒,不過呢...

 

「呃啊!!」這兩個人輕輕鬆鬆就讓三五個男人倒下了,速度甚至快的讓人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真無聊...』魄風影打了個哈欠,起身準備回到屋子裡時...

 

「啊────!!」一道稚嫩的童音從他頭上傳來,接著...一個不到兩歲的“嬰兒”...從天而降...「嗚嗚!嚇死我了...」軟軟卻意外清晰的語音不自覺的自紅艷的小嘴中溢出。

 

『嬰兒...?』魄風影楞了一下,『這下有樂子了...』這嬰兒自動“掉”進他懷裡而且還會說話...有趣!魄風影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奇怪...」沉浸在大難不死後的喜悅中,六骸晴突然覺得身體一輕,全身的重量全集中到衣領的後方...

 

魄風影毫不費力的提起嬰兒,強迫她與自己對視。雖說他還是個半大不大的小鬼,但他刻意釋放出那於長年殘酷訓練與廝殺中累積而成的殺氣可不是鬧著玩的,可這小鬼卻一點平常人該有的表情都沒有...

 

「......」

 

兩人對視數秒無語。

 

糟了,一個太開心,突然忘了自己現在是個“不會說話”的嬰兒。看這廝提她的陣仗,而且還能在聽到一個嬰兒說話後一臉平靜...他肯定不是省油的燈!他大概察覺到我不是個普通的嬰兒了吧?唉...麻煩啊...她最討厭麻煩了說...

 

「喂,說話。」

 

等待嬰兒再度開口說話,卻只見她呆呆的望著他,一點開口的意思也沒有。魄風影不客氣的用另一隻空閒的手開始拉扯她的臉頰。

 

六骸晴原本粉嫩嫩的臉頰,因為他的“辣手摧花”下而變得扭曲不堪,而且還有升級成紅腫的趨勢...

 

「嘶...唔...」

 

就算再怎麼沒性子的人也會發飆。六骸晴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此刻已消失殆盡,猛吸一口氣雙手並用的使勁全身的力揮開魄風影在自己臉上造次的大掌。

 

「會痛!」

 

聞言,魄風影嘴角微微扯動,稍稍斂起殺氣。出於本能的,他感覺不到她對他的任何意圖,還以為她會驚人的大哭大叫,要不是那微微蹙起的秀氣雙眉和紅的過分的臉蛋,還有那瞪的老大的冒火雙眸,他都要懷疑剛才被掐的是不是她了。

 

「妳是誰?」這小鬼該不是風那傢伙在路邊撿來的吧?也不對,要是風撿來的,她應該不會對自己一臉陌生才對。

 

「在問別人的名號前,你應該先自我介紹才對吧。」

 

六骸晴恢復一貫懶散的反問,雖然她有些意外這傢伙第一句問的是這一句,而不是追根究柢的逼問她一個嬰兒卻會說話的事實。

 

魄風影輕輕挑了挑眉,看來這嬰兒不只會說話,脾氣也不小嘛。

 

「魄風影。」魄風影不自覺的低吟出聲,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幹嘛做這根本沒必要的事。

 

「......」

 

一看這傢伙全身散發的氣勢就知道他肯定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可見他這麼爽快的報上名字又讓六骸晴不知該怎麼接下一句,一瞬間愣住的表情煞是可愛動人,要是在場有雌性生物在,搞不好就已經尖叫聲連連,順便上來卡卡油了。

 

可對方顯然是沒那個閒功夫欣賞,依舊冷淡如冰,惜字如金的問道,「名字?」

 

「你能不能先讓我換個姿勢在回答?」

 

身體被提著懸空那麼久,小孩子的身體可受不了。六骸晴說的極其委婉,可肢體動作就大反其行了,只見她雙手張開,前一秒還淡如冷水,下一秒便眨著她那水靈靈的大眼裝可憐,擺出“抱抱”的姿勢...

 

※ ※ ※

 

「影老大!」經過激烈跑動後的惟槐芯和龍天尹臉色不變,就連呼吸也不亂,如鬼魅一般的悄然現身。在看清楚現場狀況後,兩人的下巴險些脫臼,就連隱匿的殺氣也瞬間蕩然無存。

 

他們的影老大懷裡竟然貼著一個嬰兒!?

 

天啊!該不是天要塌了吧...若是風老大抱著小孩,他們還不會那麼驚訝,頂多就覺得他們無聊的老大居然無良到連個小孩都拿來逗玩,但是!!影老大會抱著一個小孩亂晃,這就是天大的奇景了!!!

 

「老大,這、這是?」

 

龍天尹一反平時的口不饒人,難得的結巴,一臉難以置信的伸手只著魄風影懷裡的嬰兒。

 

「嗯?」反觀這對一個大小孩、一個小小孩,一個抱的自然,一個躺的舒服。

 

「好可愛的孩子呀,是個女孩對吧?」

 

果不其然的,惟槐芯雙眼冒光的直盯著六骸晴看,再添效果的雙手捧臉驚叫,沒辦法,女孩子老是對可愛的事物沒抵抗力~更何況老大懷裡的孩子還不是普通的萌啊!

 

不感興趣的撇了一眼兩人大逕相庭的反應,六骸晴頗感無聊的打了個哈欠,臉順勢往魄風影的懷裡蹭了蹭,大有隨時準備就寢的慵懶模樣。

 

「寶寶,讓姊姊抱抱,好不好?」就在惟槐芯一臉“怪叔叔”樣的要向魄風影懷裡的六骸晴索抱時,動作突然一頓,閃身躲過數十根從矮樹叢中射出的細小銀針,空氣中的氣流頓時凝固不流,帶著殺氣的壓抑氛圍悄然席捲而至。

 

魄風影也在同時感覺到懷中的嬰兒身體一僵,雖然極為不明顯,但他卻看的一清二楚。

 

這嬰兒果然不同凡響,他可不會天真的以為這些連殺氣都不會隱藏的笨蛋傢伙會是風在他沉睡時惹來的麻煩,依那傢伙的個性,這種三角貓功夫的傢伙可入不了他的眼。按這情形看來,八成是衝著嬰兒來的。

 

魄風影若有所思的眼神恰巧對上六骸晴,後者則是悻悻地報以一笑,彼此都心照不宣。

 

惟槐芯無奈的搖搖頭,語帶氣憤的仰天長嘆「天啊,我今年流年不利,該不會犯太歲吧!?」

 

「就說妳不懂禮貌為何物了,妳別有事沒事就怨嘆老天,祂沒製造讓妳去荼毒未來國家棟梁的時間,也是在幫妳積德,妳可要心存感恩啊。」

 

「姓龍的,你再多說一句,我怕我會替天行道先埋了你!!」

 

魄風影對這種場面早已見怪不怪,只是酷酷的丟下一句「你們若不想先被我處理掉就快辦正事。」在他抱著六骸晴轉身後,數十條黑影便“唰唰”的自草叢中竄出齊齊現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