檒嵐

水陽居。

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

© 檒嵐 | Powered by LOFTER

Chapater 4

「果真不能小看妳,妳的智商似乎是妳身體的成反比呢。」

 

魄風影似笑非笑的抱著六骸晴起身返屋,話中卻肯定了她的猜測...

 

不會吧...她剛剛應該沒聽錯吧...那兩個傢伙似乎是叫他...老.大!!這也就是說,他不只是殺手,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殺手!?

 

「然後呢?你們是殺手的身分和我的身分有何衝突?」她可不認為這傢伙有那個“雅興”和她探討他的職業性質。

 

一雙嬰兒特有的柔嫩小手緊抓著魄風影的黑色純羊毛衣,六骸晴一雙秀眉緊皺著。

 

「欸...你能不能抱緊點阿?!」她總有一種隨時會與大地來個“親密接觸”的不踏實感。

 

「不可以。」

 

「......」

 

走進屋,魄風影將六骸晴安置於一旁咖啡色的單人椅上,自己則在對面落座,一派悠閒的抵著下顎,毫無情感波動的黑眸對上她的。

 

「怎麼樣?我的提議。」六骸晴動了動運動過量而酸痛不已的四肢,抬首迎上那雙帶有審視的目光。

 

眼下的情況全是對她不利的,那個狡猾的老頭這回不曉得又要等到何時才會良心發現要來帶她回去,可要當真等到那時,她大概早就餓死街頭了吧。

 

若是以前,她還可以靠自己的能力熬一段時間,可現在她手軟腳軟的加上體力極其有限,不要說對付那些“阿撒不魯”的殺手了,她連“烙跑”都是一大問題阿!

 

「若是我說...我和躺在地上的那些傢伙不僅僅是身分一樣呢?」魄風影一副事不關己的反問道。

 

聞言,六骸晴的動作明顯一僵。不是吧...她不會那麼“幸運”,小臉上的淡定轉為無奈的乾笑。

 

不僅身分一樣,那就是說連動機也一致囉?

 

「不...不會這麼巧吧...?」

 

她自認是個還蠻識相的小孩,“麻煩能躲則躲”可是他自懂事以來就一直奉行的鐵則。

 

除了她家壞心眼的大堂哥看她不順眼,三不五時就製造一些“小麻煩”想讓她魂歸西天以外,平時就是閒著找些實驗體,試驗試驗她新製的要藥效如何以增加生活樂趣,然後他也沒幹啥壞事了────雖然那些實驗體是人類的比例通常大於是動物。

 

「就是阿,你說怎麼會就那麼巧?」幸災樂或的語氣、惡魔式的淡笑加上刻意散發出來的隱隱殺氣────簡直就是不折不扣的撒旦轉世!!

 

六骸晴平靜無波的表面下暗藏著波濤洶湧的思緒...‧‧‧

 

「你想怎麼樣?殺了我?」六骸晴依舊保持著面無表情的樣子。

 

「嗯‧‧‧妳說呢?」魄風影盯著她那細緻透明的臉頰,「好不容易有個能引起我的興趣的“任務”‧‧‧‧‧妳說,我會就這麼輕易的放過嗎?」答案淺顯易見‧‧‧‧‧‧

 

當然不可能。六骸晴的臉色越發陰鶩‧‧‧這傢伙他根本就是個惡魔!該死的!那臭老頭最好祈禱不要讓她“有幸”活著回本家。否則‧‧‧她就是背上“弒親”的罪名她也要扒了他一層老皮!!

 

「我不想跟你打哈哈。你最好說清楚你想幹嘛,讓我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我可不想當個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的“冤死鬼”。」六骸晴放棄與他“理性”的溝通,反正再怎麼溝通還不都是一樣的結果‧‧‧‧‧‧

 

「嗯‧‧‧‧‧‧」魄風影邪魅的笑著‧‧‧

 

‧‧‧‧‧‧

 

‧‧‧‧‧‧‧‧‧

 

──────────「我‧不‧要。」

 

霎時,六骸晴腦中那條名為“理智”的線‧‧‧『啪!』的就這麼“斷了”!!

 

「你‧‧‧這個該死的王八蛋!!!我不過就是想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而已,不過就這樣而已,有很困難嗎?!混蛋──!」六骸晴受不了的尖喊道。

 

她從小到大還沒有這麼想哭過。就這次,就這個傢伙,讓她頭一回有想放聲大哭的念頭。

 

「‧‧‧‧‧‧」魄風影斂起笑容,他那比黑夜還要漆黑深邃的瞳眸裡映著六骸晴那張快哭出來的小臉。

 

爲什麼‧‧‧會感到心痛?看到她哭‧‧‧爲什麼會要替她拭去那礙眼的淚?爲什麼‧‧‧?這是他頭一次有這種感覺‧‧‧‧‧‧(天音:˙˙˙容我說一句...大哥啊,惹她哭的不正是你自己嗎?難不成你要“殺了自己”?影:......   天音:呃...當我沒說....)

 

「...我記得我什麼都還沒說,不是嗎?」魄風影露出一道幾乎不可能在他臉上出現的弧度,「我可沒打算就這麼讓妳死了啊。」

 

「你‧..你想幹嘛?」六骸晴吸著鼻子,那模樣看了令人心生疼惜、好不可憐。

 

這個惡魔...他又想幹嘛了啦?!煩欸...為什麼那麼想哭啊......

 

「沒幹嘛。不過,對於妳剛才的提議,我倒是可以暫時做到。」魄風影抱起原本被他置於對座沙發上的六骸晴走向房裡那張king size 的大床上。

 

「什麼...?」這個惡魔到底是在說什麼啊?她怎麼...好像突然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了啊...?

 

「妳剛才提出要雇用我保護妳的任務,我可以暫時接下來。」將她放到床上後,魄風影自己也躺了下來,「不過,接下來妳不能對我所做的“任何事”有半點意見。」魄風影像個沒事人的對她提出要求。

 

「......你該不會打算利用我來做什麼吧?」六骸晴恢復了理智,又再度掛上了冷靜的表情。

 

「嗯...到時妳就知道了。」他會讓她有個難忘的回憶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