檒嵐

水陽居。

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

© 檒嵐 | Powered by LOFTER

Chapter 5


靜謐的夜,一道道悽慘的哀號聲伴隨著人體撞擊地面的悶聲打破沉寂。

 

耳力非人的六骸晴“也”因為這巨大的聲響而驚醒了˙˙˙

 

「‧‧‧這種出場方式還挺特別的嘛。」

 

六骸晴暗暗詫異,但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的看著魄風影。這傢伙還真有兩下子˙˙˙連動手都不用就能令敵人受到如此的痛苦,看他們各個不是抱頭就是捂手痛叫的想必都被扭斷了吧?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不用急著誇獎,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妳可要好好欣賞啊。」魄風影的嘴角揚起似笑非笑的邪魅弧度以惑人神智的低柔嗓音位即將上演的戲碼拉開序幕。

 

『啪啪啪˙˙˙』「真不愧是“碧魄”的首席殺手啊。」隨著掌聲落下一道人影背對著月光從小陽台進入,於黑暗中緩緩踱步而來。

 

“這聲音是˙˙˙!?”感覺到懷中的人兒在聽到聲音後微微發顫著的小身子,魄風影嘴邊的邪笑愈亦加深。

 

「不過˙˙˙始終是個孩子,還是太稚嫩了點。」來人躍過地上那些不知如何被魄風影給打趴的蒙面黑衣人,略嫌不足的搖搖頭,大方的落座於面對著大床的沙發上。

 

「閣下的意思是要讓他們全部徹底消失?」魄風影一個響指,室內立即恢復光線,來人是一位年過半百卻依然臉色紅潤的老人。

 

「非也、非也。老人家我好歹也是個信教徒,百年之後可是還要去見天主的,這種念頭可是不能有的~只不過我想提醒一下魄大當家˙˙˙太過慈悲,對於一個殺手而言可是一個最致命的弱點。」

 

「閣下何不挑明了說,是想借我的手給這些沒有用處的蒼蠅們一個“永生難忘”教訓呢?」

 

「哈哈˙˙˙魄大當家果然是善解人意啊。老朽可不像你們是年輕人,一把老骨頭可是經不起折騰的啊。」

 

「常聽人說六骸家的家主──“夜鬼”行事風格低調難測,今日看來˙˙˙還多了一份“謙虛”呢,妳說是吧,嬰兒?」魄風影話鋒突然轉向從剛剛開始就向在隱忍什麼的六骸晴。

 

“好傢伙!這麼快就摸清他的底細了!?”六骸風和輕撫著下巴,露出讚賞的微笑。

 

「哼!就算是被千軍萬馬追殺也不知道喊“累”怎麼寫的臭老頭,竟然會服老?真是笑死人了!

 

六骸晴迎上魄風影帶著戲謔笑意的眼,話雖是對著老人說的,可卻連餘光都沒飄向他,眼中只映出那抹撒旦般的笑靨。

 

這傢伙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嗎?臭老頭還真是惟恐天下不亂啊˙˙˙他們到底是惹上了一個怎麼樣的傢伙啊˙˙˙?

 

月光斜射打照在兩人所在的雪白大床上,六骸晴清澈的眸子在月光中更添光彩,眸底閃爍的悠悠火光與月光相得益彰。

 

「哎呀呀˙˙˙這不是我家可愛的小晴兒嗎?」

 

來人像是剛發現六骸晴存在似般的恍然大悟。

 

「怎麼,妳親愛的爺爺我哪裡得罪了小晴兒嗎,幹麻露出一副要將人生吞活剝了的表情啊?」

 

「哼,你這次到還總有自知之明的。」六骸晴面無表情的冷哼道。

 

「耶?還真的是爺爺惹到妳啦?哎呀,我也只是隨便胡捏的,沒想到還真的掰對了呢~~」

 

「˙˙˙˙˙˙」

 

「就說小晴兒度量小嘛,老是跟年紀一大把的爺爺鬧脾氣,以妳現在的火候,叫爺爺怎麼能放心去和天主作伴呀。」

 

「六骸風和!!!!!!!」

 

被點到名字的人故作傷心的撫住心口,以顫抖的語音開口。

 

「小晴兒學壞了!竟然這麼沒禮貌的直呼爺爺我的名諱,天主啊~~~~~我家以前那天真無邪、乖巧可愛的小晴兒(天音:那是哪位啊?!) 到底是去哪兒了啊?!」

 

「˙˙˙˙˙˙老頭,你到底是來幹嘛的?」

 

六骸晴沒精力再陪自己爺爺耗下去了,直接挑明了重點問比較快!

 

「唉~~~沒禮貌的ㄚ頭。算了,爺爺我大人有大量,不會和你一般計較的。」

 

嘻笑的神色慢慢斂起,隨即正色地直視魄風影。

 

「說到我來到這的原因嘛,那小晴兒就要問問魄大當家了。」

 

說到這裡,六骸風和還真不得不佩服起魄風影來了,他雖知道小小年紀他便能輕易的得到“碧魄”首席殺手的稱號,但卻料想不到這小鬼頭竟能反將他一軍,最後還落的得要自己出面收拾練攤子。

 

“是這傢伙找老頭?!”

 

魄風影迎上對方那雙清澈的瞳眸,身手揉亂她的短髮。

 

「被耍的滋味,我向來討厭。而且“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向來就是我們碧魄人的宗旨。」

 

「被耍?」

 

“哪個傢伙有那個狗膽敢耍你啊?!”雖然她不清楚“碧魄”到底是個怎麼樣的組織,但連她家老頭都知道的組織肯定是不會弱到哪去的。

 

「唉唉唉,話有必要說的那麼難聽嗎?」

 

就在六骸晴爲那個有膽子在老虎嘴上捋毛的傢伙感到同情並獻上她的哀弔時,她家爺爺突然發表他的“高論”。

 

“不會吧˙˙˙!?”

 

「老頭˙˙˙你˙˙˙」

 

六骸晴有種不妙的預感˙˙˙

 

「喲!沒錯,就是小晴兒想的那樣喔!小晴兒真是聰明,真不愧是我六骸風和的孫女呢~~~~」六骸風和雙手合即鼓掌,一副大感欣慰的樣子。

 

相較於六骸風和的欣慰˙˙˙六骸晴的臉色可說是難看到了一個極點了˙˙˙˙˙˙

 

「所以說˙˙˙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评论